第四百六十六章 门庭若市

    虽然孙教授遣人告诉诸生,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可以自行修炼法术。

    然而事关秘力,大部分人这会儿却是都已经无心修炼。

    学舍内嗡嗡声一片,一众弟子成群的凑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秘力浓度何时才能恢复如初。

    和陆景不同,相信这事情会被圆满解决的人还是更多一些,在见识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法术、符箓与阵法后,书院的新人们对于司天监和郭守怀等修行者的强大也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哪怕他们自己对这事儿毫无头绪,但不代表郭少监和那些教授、监察们就没有办法。

    司天监建立以来,经历过的危机早就已经数不胜数了,可无论那些危机再如何可怕,最后还不都是被顺利解决了?

    这次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夏槐亦是其中之一,她见陆景脸色有些难看,还出言安慰道,“没关系,应该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孙教授他们已经在处理了,估计很快就能解决……”

    她顿了顿又接着道“倒是你,好不容易来听次讲,结果又赶上了这种事情,这样吧,我这儿有之前记下的要点,你要是想看的话可以拿去看。”

    “哦,那就多谢了。”

    陆景接过夏槐递来的书稿,感觉有点像初高中的时候课上没好好听讲,下课借同桌笔记恶补的场景,就是不知道当初邻座那个会用自动笔戳他让他集中注意的温柔女生,如今又成为了谁的妻子。

    前世的遗憾是没法弥补了,好在这一世还有机会。

    真要是末法时代了,陆景或许救不了芸芸众生,但至少也要把身边几个人给保护好。

    不过最好的情况当然还是虚惊一场。

    只是冲着司天监和郭守怀的反应,陆景很难像其他人一样说服自己,这事儿真的那么好过去。

    而且之后陆景又想到了自己被派去查案的事情,怀疑是不是也跟秘力的衰退有关。

    又觉得郭守怀应该没那么狠心,真要是末法时代,又让一众刚踏入修行界不久的年轻弟子提前出书院对付诡物,那这些人中怕是连一半都活不下来。

    想到这里陆景忍不住叹了口气,也没了什么闲聊的兴致,收下夏槐的笔记后直接去找了辰汉卿,要他有空去看看新的工作场所。

    顺便监督下那些山贼土匪,不,应该是陆景刚雇下的新佃农,好好垒堡,之后便去继续修炼起御剑术了。

    除此之外陆景还从夏槐的笔记上找了三两个小法术修炼,毕竟总是用郁郁葱葱对敌也不是个办法。

    寒山客只有一个,而且已经化树了。

    尤其像是轻身术之类功能性比较强的小法术,陆景也打算练一练。

    反正他练法术只要玩儿命刷熟练度就行,一次不行就十次,十次不行就一百次,一百次不行就一千次,还能顺带着再消耗一些秘力,就是速度有点慢。

    所以接下来几日,陆景一边修炼御剑术,一边默默的给自己一片空白的技能面板上又增加了几个小技能。

    当然,他也依旧在继续观察着先前那件事情的发展。

    而形势的严峻则似乎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期,不只是孙教授的法术课,接下来黄监院的阵法课,郑教授的秘力真解,也都相继宣布停授。

    看起来书院这些出名的教授们都去处理秘力衰退的问题了,这也让诸生连个能询问状况的人都找不到。

    所以当听说天象观衍依旧会照常开讲后,这门平日里无人问津的鸡肋课却是头一次座无虚席。

    胥教授拄着拐杖走到门口的时候,差点都没能挤进门去。

    最后还是陆景眼尖,运起内力,直接分开了人群,这才让老头顺利走到了堂前,胥教授在他那张太师椅上坐下,然后对陆景和蔼一笑。

    “刚刚多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陆景,胥教授,我之前来听过你讲学的。”陆景提醒道。

    “哦哦,我好像有点印象了……当初的三人里就有你一个是吧,不过你后来再没来过了。”

    “呃,我那边的确有点事情抽不开身。”陆景尴尬。

    “我知道,我先前施展观衍之术,看过你的命星轨迹,知道你不是故意不来的。”胥教授摸着胡须道,“怎么样,你的事情解决了吗?”

    陆景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

    “没关系,慢慢来吧。”胥教授鼓励道,“福祸相依,糟糕的事情未尝不是没有可能会带来好的结果,只是需要更多的耐心罢了。”

    陆景不知道胥教授是意有所指,还是单纯只是给他灌了碗鸡汤,所以也只能先干为敬了。

    之后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而胥教授的目光则扫过学舍内的诸生。

    “今日倒是稀奇,老夫教了几十年的天象观衍,从来没想到有这么多人会对这门学问感兴趣的。”

    众人被这话说得有些脸红,如果不是为了探听消息,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甚至都不会记得书院还有这门课。

    好在老头只是感慨了一句,也没在这事儿上多做文章,他虽然上了年纪,看起来一副老糊涂的样子,但其实心里很清楚这些人今日为何而来。

    所以他也没有再卖关子,直奔主题道,“你们想请教的问题,我也给不了你们答案,不过这事儿自有苏提学和黄监院他们来处理,大家还是把精力放在修行上吧。”

    可惜他这回答显然并不能让下面的弟子满意。

    有人问道,“教授,那你知道苏提学和黄监院他们在哪里吗?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也好几日没见到他们了。”

    还有人道,“胥教授,最近书院里秘力减少的事情,您老人家有施展过观衍之术吗,有没有得出什么结果来?”

    还有人干脆道,“胥教授,要不您现在露一手天象观衍吧,算算苏提学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结果话音未落就听胥教授的拐杖猛地一磕地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下一刻学舍内的诸生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随之猛地一跳,恍若坠身无尽星河之中,从脑袋到四肢都动弹不得。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内容,敬请关注我们淘气堡小说网(m.siljy.com),记住网址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