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〇二章 大江歌罢掉头东(一)

    凌晨,清朗的月光从夜空中倾泻下来。
    况文柏被坊外传来的动静吵醒了两次,脸上的痛楚加剧,便彻底的睡不着了。
    于他而言,江宁实在是个倒霉的地方,先后两次卷入莫名其妙的高手争锋之中,都没有看清楚敌人从何而来,便被彻底打烂了鼻子。
    被打烂鼻子是很惨的事情。
    尤其是在鼻子烂掉之后敷上伤药,药的刺激、脸上的疼痛混杂在一起,令人呼吸都难以顺畅,另外还有各种古怪的“味道”时不时的凭空出现,难分真假,只是无比的难受。连日以来,他在睡梦之中被自己的口水呛醒过许多次,乍然醒来又将鼻上的药物吸进肺里,几度接近活活呛死,个中情由,一言难尽。
    世上的每个人都该被打碎一次鼻子,或许才能体会他此刻的艰难。
    倒霉的还不仅仅是这两次的伤势,第二次受伤是在金街,变故出现时他便被一拳打晕,后来——或许是有人想要趁乱逃跑——他被拖进附近的巷子里,脱光了全身衣物,醒过来时,情况便非常尴尬。他固然辩解说自己是不死卫的一员,但过来清场的高慧云部下不肯相信,后来闹得沸沸扬扬,虽然有附近的同伴来为他担保,但整个事情也在之后传开了。
    况文柏刀口舔血半生,虽然因为天资和机缘所限,在武艺上没能成为名震一方的大宗师,但此时四十来岁,闯荡过天南地北,结过无数恩仇,也委实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了,若非在此刻八方英雄汇聚的江宁,而是去到某个乡下城镇,他也是足以镇得住一方场面的人物。
    过去经历风雨之时,也曾想过自己将来会遭遇到的事情,人在江湖,便是断手断脚、老来凄凉,那也不是不能想象的事情,甚至于想来都能有几分豪迈。但造化弄人,怎么也想象不到的,是在江宁这片地方彻底没了鼻子,还被扒光了衣服,作为“转轮王”麾下精锐“不死卫”当中的一名队副,他这几日出门,总觉得旁人在对他指指点点地说些什么,这江湖道路,眼看着便完全走偏,令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当然,鼻子碎了之后,首先要做的,终究是养伤,并且金楼的事件过去后不久,公平王入城,江宁太平了一段时日,不死卫的工作清闲,也给他放了一段时日的假。
    九月上旬这十天里,内部大会每天在开,城中的比武也一直在热热闹闹的进行,各路英豪汇聚,每日都有比武的佳话传出,委实称得上是最为理想的江湖氛围了。然而重阳过后的这两天里,情况终于又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各个坊市开始加强防御,夜里又有了混乱的声音响起来,属于公平党的内部大会虽然仍旧在开,但整个氛围,已经隐约有暴风雨之前的感觉了。
    横竖睡不着,况文柏强忍住鼻间的复杂感受,小心翼翼地给自己上了药膏,随后才做了一番打扮,穿衣出门——他打扮的核心自然在口鼻的这一片,由于鼻子没了,又敷了药膏,若是带着绷带直接出去,很像是戏文当中的小偷,他在上药之后,只得给自己多做一层蒙面,将下半截的脸整个包裹住,这样令他看起来神秘且煞气,只是不好摘下来吃饭。
    根据这个形象,他还准备好了给自己做一个下半截脸的铁面具,待到鼻子伤愈后,能够继续混迹江湖。当然,江宁已经不好混了,这边他做到不死卫的队副,许多人对他知根知底,一旦打扮得古怪,反倒会令旁人更多的议论他这个面具是为什么。但是在离开江宁后,天下之大,他终究去到哪里都能混一口饭吃的。
    离开房间后,月朗星稀。这是“不死卫”占据的一处小坊市,周围筑起了木墙,屋着,负手从墙上下去。此时已接近天明,人前显摆的事情稍稍缓解了他鼻上的疼痛,待到日出之后,吃完早餐,他出去稍稍打探了一下,果然,这一日的公平党内部大会仍旧照常召开,许多有参会资格的人都已陆陆续续的赶去会场,可以想见,这一天的会议,会非常激烈。
    到得中午时分,上午会议中的一些状况便已经传了出来。据说“平等王”时宝丰在会上要求公平党内五家一起通过清理“读书会”的决定,他的意志强烈,直接打断了其余所有问题的讨论,会场之上一些大头头甚至差一点就兵戎相见,打了起来。
    而无论会议的结果如何,从昨天到今天,“平等王”已经开始在城内各处大规模的发放悬赏和缉捕令,搜捕匿藏西南书册的人士,甚至注明若证据可靠,可以以人头领赏。这样的悬赏开始在城内引起混乱,“龙贤”的人马则大肆出动,在城内各处制止这样的事情,据说又当街杀人者,也随即被“龙贤”手下的人击杀。
    纵然“平等王”是接着儿子险些被杀的事情趁机发飙,但随着昨天到今天的对峙,城内“公平王”麾下的人也已经动了火气,甚至有不少人当街喊出了:“让你们看看,今日的江宁,终究还是咱们公平王说了算!”这样的宣言。
    况文柏与其余人听着这些传言,激动之余内心也有些忐忑,只要公平王或是平等王不肯在这场事件里让步,接下来城内的局面简单不了了。
    未时,进一步的变故便来了。
    此时下午的大会可能才刚刚开始,况文柏坐在街上乘凉,便见传令的骑士一路奔入了这处坊市“不死卫”的大院当中,不久之后,集合的锣声便哐哐哐的响起来,路上的人们还在看热闹,况文柏负伤休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去集合,但过得片刻,部分接到命令的士兵将坊市两头关闭起来。
    镇守此地的“不死卫”与部分普通士兵都被调了出来,随后,追查“读书会”的命令在坊市内部公布。
    自“转轮王”许昭南那边发出的缉拿读书会成员的命令措辞极严,随后的措施也相当严厉,首先便是让“不死卫”与士兵双方派人,相互搜查对方的驻地房屋,之后再彻底搜查此处坊市的每一间屋子,凡有匿藏“冒称西南”、“妖言惑众”书册者,可格杀勿论!
    要出事了……
    况文柏心底沉了下去。
    过得片刻,他看见城内有示警的烟火升起,不知道哪里,爆发了厮杀。
    再过一阵,“不死卫”的驻地当中,有一名队长与几名成员的房中似乎发现了什么,厮杀陡然展开,有人高呼:“这是栽赃!”夺路而出。
    “转轮王”许昭南,加入游戏。
    ……
    未时三刻,出门购买新闻纸的“小秀才”曲龙珺看到了城市当中突如其来的变化。
    “转轮王”的地盘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在先后不久的时间里,有两根示警的烟花升起,厮杀与混乱的声音隐隐传来。
    她抱紧怀中买到的几分报纸,朝着“白罗刹”居住的小院子那边奔跑过去。
    街道之上,许多的行人也在奔跑。
    曲龙珺并没有太多的体力防身,平日游走的范围倒也算不得太远,转过两条街道,便看见了那破旧院落的大门,她朝着那边过去,半途之中,一道身影迎了过来,猛地揽住她的肩膀,挟着她往反方向走。
    “大、大娘……”
    被她称作大娘的,便是如今这处破院子中“白罗刹”的首领霍青花,她面带刀疤,平日里不苟言笑,但对曲龙珺多有照顾,将她收留在这处院子里,让她每日里读报,也是对方做出的决定。
    这一刻,这位霍大娘将一些东西,塞进了曲龙珺的怀里,曲龙珺看了看,却是一些碎银子,以及一长一短的两把刀。
    “要出事了,不要回去。”
    “怎、怎么了……”
    “上头马上会下命令,追查……那个啥子读书会的人……”
    “读书会……我不是啊……”
    几个月来在江宁读报,曲龙珺知道这边所谓“读书会”的底细,有好几次,甚至有“白罗刹”内部的姐妹抢到过一些小书册,拿回来给她看。作为在西南呆过、且读过《妇女能,你真信他们那一套?”
    何文看了他一眼:“高将军,读书会说的,就真的没有道理吗?”
    “道理值几个钱?”高畅道,“何兄弟,看看江宁城里的这些事情,现在已经不止是江宁了,决定动手清理那个会以后,他们的命令已经发出去五百里了,你知不知道接下来是整个江南的大乱?如果你真的背后指使读书会,清理我们四家,他们做的,就是接下来整个江南打仗的准备,今日的江宁,只有我高畅还没有动手,何兄弟,因为我想搞清楚以后再动手,免得我打错了人。”
    “高将军,道理能让你打胜仗。”何文道,“当今天下,最强的、最能打的军队是那一支,高兄弟,你是知道的,咱们为什么不学一学呢?”
    “因为老子用不上!”高畅道,“按照西南那样练兵,今日的公平党,就没有我高畅站的地方!我高畅能打胜仗,靠的是我手底下的兄弟信我、服我!我手底下的人,再让他们手底下的人信他们、服他们!才有今天所谓的‘高天王’!我高某人对待兄弟,就有对待兄弟的样子,今日的江宁城里,我没有动手,也是因为我把你当成兄弟!何兄弟,你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看着何文,何文便也看着他:“我在想,早晚有一天,我们要对上那支最强的军队。那个时候,我们的哥们义气,怎么跟他们打?”
    高畅一挥手:“那些读书人说了,西南刚强易折,他们长不了的。”
    “就算如此,若是跟女真人打,怎么办?若是跟东南的那支背嵬军打,怎么办?”
    “女真人已然朽败,不如当年了,至于那背嵬军,你我清清楚楚,不过是那位小皇帝为他挡住外头的风风雨雨,苛刻至极练出来的兵,它迟早撑不住!”
    “高将军,你的练兵之法,就是靠所有的敌人自己撑不住?”
    “何先生,众叛亲离我怕你立马就撑不住!”
    高畅等着他。
    过得片刻,高畅摆了摆手:“不是这个事。何先生,便是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又如何?咱们在这两年时间里是怎么起来的,你仍的掉吗?西南那样练兵,咱们学得来吗?照西南的那套,要为官清廉、搞令行禁止,我手下的多少人,立刻不服我,你手下的多少人立刻不服你!?你读书人,读史我老高也读,古往今来哪一个皇帝不是这种你说的哥们义气起来的,起来以后再收了他们的权,当富贵闲人养着。你都没有好处谁跟你打天下?西南宁毅在小册子里冠冕堂皇地说人民,他手下的人就不贪?他手下的人照样贪!他一年一年的打那是他威望大,他拳头狠人家怕他,不是他的道理大,等有一天他死了,你看那道理值什么钱!”
    何文笑起来:“那些小册子,看来高将军还是看的。”
    “何兄弟,你我拿不起来。这若是你弄权的手腕也就罢了,可你要弄权,干掉他们三个,或者干掉周商,你何苦用读书会这个帽子?一打四你有这个实力吗?今日没有外人,你给我交个底,放掉读书会这步棋,我总会帮你的。”
    高畅的目光诚恳,何文在一旁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似乎在斟酌。过得一阵,他叹了口气:“高将军,两年的时间,公平党走得太快了,确实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你身不由己,你身边的人,是指着荣华富贵去发财的。可如你所说,倘若我们打不过他们,今日投降也就是了,何必走到将来,自取其辱呢?”
    “我说过了,古往今来……”
    “古往今来历朝历代都那样是因为没有人练出过西南那样的兵!但是今天有了!今天既然有,那明天必定有!古往今来都算的事情,明天不算了!”何文的声音斩钉截铁,“高将军,权宜之计到头了,公平党若是要变,机会只有这一次,借读书会的这把火,借着西南传来的这个名义,严肃军纪、严肃内部纪律,让所有人令行禁止,不能再胡来了!”
    “跟不上的你怎么办?”
    “要么我打死他们,要么他们打死我。高将军,你跟,还是不跟?”
    “没有人会跟你!”高畅一把掌嘭的拍在了桌子上,须发皆张,他伸手指向何文:“你到底……”说到这里,却是陡然间迟疑了一下,随后想了想。
    “你……你跟西南的人……合作了?”
    何文看着他:“……若是呢?”
    “……”
    “高将军,你的顾虑是有道理的。”
    九月十一,秋日的凉风随着傍晚的阳光吹进这片延绵的宅院,何文平静地说话。
    “……古往今来,没有人这样做到过,若在这之前,我空口白话,可能也不会有人信我。但今日的天下,已非昨日,西南做到了那些事情,他们说出来的话,有一些人会信。公平党要革新,可以以这样的人为基础,有了这样的人,我们或许就能练出西南那样的兵……我们已经一路朝前跑了两年,再往前跑,真的回不了头,最后只是历次所谓农民起义的旧路,现在停下来,是唯一的机会。也许会死,但如果明知将来也是死,我想搏一搏。”
    “高兄弟……你跟,还是不跟?”
    ……
    轰的一声巨响。
    房间当中,高畅轰开了整张桌子,木屑在夕阳中飞舞,他的双目如血,与何文对峙在一起——
    ------题外话------
    题目取自总*理的七言: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内容,敬请关注我们淘气堡小说网(m.siljy.com),记住网址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