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这孩子不是你的

    蔡氏与吴氏离开后,同样有了身子而明显精力不济的李氏,随后也离席回去休息了。在三个或是怀了身子,或是有心病的人,外加两个吃饱了后便困了的孩子离开后,气氛反倒是热烈了起来。张巧儿虽然也有了,可一来月份并不大,甚至还没有显怀,二来被董千红拽住了。

    而为了热闹一些,在酒席之中黄琼又安排了一些小游戏助兴。再加上黄琼的刻意灌酒,一来二去本就好酒的刘昌,不由得又喝了一个酩酊大醉。对黄琼这位太子爷,几乎没有任何防备的刘昌,并未看到在酒席上,黄琼时不时看向妻子的眼光在刘昌被赶回来服侍的两个太监,送去休息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黄琼,一把将张巧儿抱在了怀中,不管不顾的吻了上去。

    手也直接握住了,这段日子里面自己朝思暮想的个地方。一阵深吻下来,黄琼根本不理会,张巧儿轻微的挣扎。一把将佳人抱起来,几步走到了隔壁的屋子里面,几把将妇人衣物剥掉后,不管不顾的压上去:“巧儿,当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些日子可真真的想死寡人了。”

    原本想要告诉黄琼,自己有了身子,眼下腹中已经有了他孩子,不能在如此的张巧儿。每次想要张口与黄琼说起,却都被黄琼给堵住了嘴。直到与黄琼紧密相连,并随即因为自己也动了情,沉浸在迷情之中的她,最终这句话也没有能够说出来,只是在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

    而见到黄琼不管不顾的,抱着张巧儿离去后,已经不止一次一同侍寝过的董千红,自然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尽管也知道,张巧儿自己有丈夫,而张巧儿的丈夫,又极为受到这位太子爷重用。以这位太子爷为人,最多也就私下与人幽会,君夺臣妻的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只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爷面对一个女人如此猴急的董千红,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醋意。只不过她在这一点上,还是很明智的。虽说有些吃醋,但却是一点没有表现出来。也知道单凭张巧儿一个人,根本无法应付那位爷的她,轻叹了一声,也只能带着其余的诸女赶了过去。

    在之前被黄琼冷落那几日,再加上经验更多的秦氏与李氏劝说,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她知道就算自己哪怕肚子里面,都灌满了醋精,也不能干涉这位爷的事情。他平时可以惯着你,可以放纵你,但并不代表他是没有底线的。一旦越过他心中的底线,自己就是没事找罪受了。

    只是就在董千红带着青紫二萝,以及顾氏三女来到那间屋子的时候。见到两个人,董千红也只能二萝先去床榻之上。还惦记着要孩子的她,则与顾氏三女排在后面。经过这阵子,二萝已经知道诸女之中,一向以这位董夫人为首。所以虽说有些羞涩,但还是服从了她的安排。

    看着宽衣解带后,强忍着满脸羞涩上来的二萝。黄琼一边折腾着张巧儿,一边将紫萝的脑袋向下按去,一边将青萝抱在了怀中。就在几个人荒唐的时候,自有了身子之后,便不在侍寝的秦氏突然走了进来。见到黄琼正在折腾着张巧儿,急忙不顾董千红的阻拦走到床榻边。

    一边俯身看了一下张巧儿的情况,一边急匆匆对着放开怀中青萝,想要将她搂入怀中的黄琼道:“太子爷,你可千万不能在这么折腾巧儿了。她这刚有了身子不长时日,实在是经受不起你这么折腾?难道她还没有与你说?你这么折腾她,就你那个劲头,这可是要出事的。”

    听到张巧儿居然有了身孕,黄琼也吓了一跳。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将佳人抱在怀中时,张巧儿一直想要与自己说什么,却是被自己用深吻给堵回去。在宽衣解带时,她也曾经想与自己说什么,可也被自己给堵住。张巧儿一向温顺,自从与自己有了私情后一向千依百顺。

    哪怕自己提的要求再荒唐,也从来不会拒绝自己的张巧儿,之前的拒绝难道是她真怀孕了?想起之前那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自己几乎每一天都与她缠绵。而在那段日子里,无论她被自己折腾再疲惫不堪,自己几乎都将最后留给她,如果真有了身子,那倒不是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生怕在继续下去伤到她的黄琼,也顾不得其他的了。急忙的抽出身子,一把将自己一直隐藏的东西被解开后,尤其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是知道是羞得,还是因为自己方才沉迷而羞愧,脸色通红的张巧儿抱在怀中:“巧儿,这难道是真的?这孩子是?”

    说到这里,黄琼不由得有些埋怨自己,刚刚有些太过于急切了,根本就没有顾忌到怀中妇人的感受。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张巧儿的发顶,心疼的道:“你有了身子,怎么不与寡人早点说?寡人刚刚差一点伤害到了你,伤害到了咱们的孩子,你现在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没有?”

    黄琼的话音落下,脸埋在黄琼胸口。原本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想让黄琼以为这个孩子是丈夫的张巧儿,无奈之下点了点头:“是,我有了身子。原本在你亲我时,我便想要与你说的,可谁想到你见到我,就跟饿狼一样,上来就那个样子,根本就没有给过我说话的机会。”

    从黄琼怀中抬起头的张巧儿,看着此时的自己连一根布条都没有,就这么坐在黄琼的怀中,还有满身的吻痕。不由得满脸泪水的道:“你不要想太多了,这个孩子不是你的,是我丈夫的。我与你有私情,已经是违背天理伦常了,对不起我的丈夫,又怎么可能会与你生子?”

    张巧儿的话音落下,黄琼却是摇头道:“不,寡人一直记得我们之间的每一句话。一次,你曾经与寡人说起过,刘昌自从前些年大病一场之后,那方面便有了问题。你们之间,常常半年都没有过床笫之事。算算日子,刘昌又被寡人外派出去办差,更不可能让你有孕的。”

    “所以,巧儿这个孩子是寡人的?而且算算日子,在前次你出宫时,你就已经有了身子,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告诉我。巧儿,这件事你不应该隐瞒寡人。寡人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刘昌那里寡人去与他说。只要他放手,让你能够留在寡人的身边,寡人会给他任何的补偿。”

    “哪怕就算是被全天下人不齿,寡人也不能允许自己孩子叫别人父亲。过了这个年,寡人便会与刘昌谈。你也不要胡思乱想,寡人只是给他补偿,绝对不会做出其他事情,更不会做出那种极端的事情来。这个孩子是天家血脉,无论是男是女,寡人绝对不允许让他流落在外。”

    听到黄琼的这番话,张巧儿却是拼命的摇头:“不要,千万不要。你若是找刘昌谈,这是在逼着我去死。我与你有了私情,已经是失节了。如果在抛弃丈夫,留在你身边,便更是天理不容。跟在你的身边,将来便是做了皇贵妃又能怎么样?我又如何在世人面前抬起头来?”

    “我还有一双儿女,将来他们又如何在世人面前抬起头来?我不能如此自私自利,只考虑自己荣华富贵,不去考虑他们。还有刘昌,你不知道他的性格。就算他为你权势所逼,真的答应放弃我。可以他那种倔强,从来不低头的性子,用不了多久会把自己给逼死的。”

    “若是真的那样,我又有何脸面对世人,见自己儿女?求求你,不要再逼我好吗?你真的那样做,我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还有,你未来是这大齐朝天子,你也不能做出这种君夺臣妻事情。这让天下的臣民,又怎么看待你这位天下之主,你又如何有面目面对这满朝臣工?”

    说到这里,张巧儿咬了咬牙道:“太子爷,这个孩子真就是刘昌的,并不是你的。我是这孩子母亲,这世上谁也不可能有我清楚,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他从外地回来后,我们曾经行过两次房。他不知道从那里弄到了药,对他身体有一定的效果。所以,这个孩子就是他的。”

    听着张巧儿的话,黄琼知道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董千红曾经说过,张巧儿曾经与她说起过担心。生怕自己有了身子,没有办法与丈夫交待。为了帮她,董千红特地给过她,一种宫中专门给皇帝临幸嫔妃时,所用的秘药。这种药偶尔服用一次,对身子是没有什么伤害的。

    但长期不行,如果长期使用会把男子身体掏空的。这种药的药性很强,只要那东西没有被像太监一样割掉。就算是一个彻底不行的人,用了这种药也能重振雄风一次。而且只要不长期使用,对身子骨也没有什么影响。这种药很珍贵,便是太极宫御药局,也只有几粒罢了。

    单靠董千红一个连名分都没有的侍妾,这种药她是弄不到的。当初这种药,还是黄琼同意才拿出来的。只是黄琼当时并不知道,这种药董千红是给谁用。自从他二次进驻西京之后,因为之前那位节度副使的事情发生。西京很多官员,虽说一直都不敢让眷属去见这位太子爷。

    可有些官员,为了升官也是无所不用之极的。黄琼二次进驻西京之后,纷纷想法子买通宫中太监,打听这位爷的喜好。当然,这位爷最大的喜好,这些官员也不是不清楚。尽管在某些官员心中,如果这位太子爷真的看上自己眷属。他们根本就不介意,将自己的夫人送进宫。

    可问题是,这位太子爷过河拆桥的事,做得有些实在太绝了。原陕西节度副使,为了巴结这位太子爷。不仅自己的夫人,就连自己的儿媳与女儿一并都送了过去。原本想着投其所好,给自己找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但最终结果,非但未能如愿,自己还一脚被踢到黔中路,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至于他的妻女儿媳,究竟被弄到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还连累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为此事饮酒过度,最终淹死在水都没有多少的河中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内容,敬请关注我们淘气堡小说网(m.siljy.com),记住网址不迷路!